【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真人……客房在上面!”

游三付了妖骨钱,回来对钱晨四人道,钱晨微微点头,没有说话,这种地方最不缺的就是沉默寡言的人,钱晨他们以此伪装,也最不起眼。

随着游三登上二楼,显然游三是花了大价钱,才要到了三间上房,皆位于一处,钱晨等人将靠里的客房分给了两位师妹,他们在隔壁两人一间的住下。

房间还算比较清静,门口还有一个有些防护能力,但更多作用是预警和隔音的禁制。

而刚刚上来的鬼刀罗森,居然便住在几人隔壁,他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在燕师兄身上停留少许,便走进了房间。

燕殊奇异的‘咦’了一声,凝重道:“方才我的剑意有所触动!”

“可是此人有所恶意?”钱晨微微皱眉。

燕殊摇摇头:“更像是武学修习到极为高深之时的一种相互感应,我刚刚突破,剑气未曾收敛,触动了此人的一点灵机。感觉如此敏锐,不可小窥!”

两人才见过一个邻居,隔壁又有一间客房的门打开了。

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的和尚走了出来,对钱晨等人微微点头,便等候在了楼梯口处。

黄五六在房中看到了灰袍僧人一眼,低声惊呼了一声:“法信禅师?他不是在山上教导沙弥,传授金刚寺法术吗?为何会下山来!”

清纯可爱唯诱人风情

钱晨关上房门,笑道:“那就看看吧!”

说罢,便信手往墙上画了一个圆,镜光透过这个圆,照到了隔壁,就如同在墙上开了一个窗子一样,隔壁房间简朴的摆设一览无余,胡五六长大了嘴巴。

但对于钱晨来说,那位法信禅师不过通法境界,这客栈的禁制在圆光术前,也等若不存在,偷窥一下只是小事而已。

不是智狼王那般的妖王,绝对难以察觉。

很快,穿着灰色僧袍的法信禅师便回到了房间,胡五六被吓得差点惊呼出声,看到法信禅师对墙上的洞口视若无睹,才知道他根本看不见那道圆光水镜。

法信禅师并非一个人回来,他身后跟着方才在楼下,坐在极不起眼的角落的一行人。

关上房门启动禁制之后,法信禅师才转身,对那些人说道:“几位施主,一别经年,小僧已垂垂老矣,几位却还是如故,令人欣喜。”

“法信禅师,上次除妖,多有赖于令师相助。若非他出手我们不知有几人能活着回去。这次听闻孔雀王要攻伐孤竹,我等纵然在海外存身,却也不能不为人族尽一份力。因此才辗转回来,请求一见!”

为首的男子长相普通,言语间却有一股堂皇正气,令人心生好感。

法信禅师也不能免俗,听闻此言不禁感动道:“昔年几位施主仗义除妖,与我孤竹国多有相助,今日又听闻一言而来赴险。不瞒几位施主,如今国中想要逃亡海外的有许多,愿意赶来相助的,却是……唉!”

“几位都是可靠的同道,我这便为几位施主引荐尊者。”

那男子身边,一位身穿道袍,白发寥落的道人开口道:“禅师且慢,我等早几日便来到集中,之所以今日才请禅师下山,便是因为有所发现!”

法信禅师凝重道:“哦?还请几位施主相告!”

“这几日城中宵禁之后,第二日总会抬出一些尸体,全是被吸干了精气,精血一空的干尸。虽然集中常有混进来吃人的妖魔,但藏了这么多天,却不被捉妖人发现的,却是少有。”那道人坦诚相告。

法信禅师微微皱眉:“许是国内人心不定,怠慢了荒集的防备!”

为首的男子微微摇头道:“不对,昨日死的人里面,有一个修为不俗的捉妖人。”

“他在帐中休息的时候,有人看到一团鬼火滚入了他的帐中。其他同伴感觉不对,冲进去的时候,只看见他浑身赤裸,精气尽数被吞噬,就连怀里的女人都化为了一团干尸。这些人只来得及听到几声轻笑,带着琵琶的调弦之声。”

道人也开口道:“我们去查看的时候,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怨气残留,此等鬼物,绝非寻常妖魔!”

法信禅师凝重道:“赵施主是说,这鬼物可能来自……白骨妖王麾下?”

“昔年为了围杀白骨妖王麾下的五大鬼使,我等损失惨重,也只杀了黑袍鬼使。还有琵琶鬼使、红衣鬼使、勾魂鬼使、牛头鬼使未曾露面。更听闻黑袍鬼使被我等除掉之后,白骨妖王提拔了更强大的鬼物,做了第五鬼使。”

白发赵道人凝重道:“那几声琵琶,很难不令人想到……”

法信禅师更不敢大意。

他知道这几人并非大惊小怪之辈,相反感觉敏锐,更胜于国中许多人。他们能察觉不对,说明混入荒集的鬼物极为凶险。

纵然国中有人已经提出要放弃荒集,但法信禅师知道,若是让白骨妖王在荒集之中掀起血祭,至少可以制造数千强横鬼物,攻打孤竹国。

此事不容一丝大意。

他双手合十,对那男子,道人,以及后面宫装女子和一位面目狰狞,被毁容的人念诵了一声佛号:“南无妙法莲华……周施主,赵施主,桐夫人,无面先生。贫僧愿意相信几位施主,但是孔雀妖王来袭在即,若无真凭实据,只怕很难请到几位真人出手,更别提三位大尊者了。”

“五大鬼使,至少是结丹真人境界,只凭我们,恐怕也很难与之抗衡。但它们竟然未曾大肆出手,说明此事必然关系极大,可能是白骨妖王直接策划的阴谋。”

“贫僧愿意今夜随们一探,若是遭遇不测,也能让国中某些人提高警惕!”

“若是能找到真凭实据,才好让三位大尊者相信!”

那面貌平平的周姓男子微微点头,与法信禅师说起他们得到的具体线索。

水镜后面,钱晨和燕殊两人对视一眼,不由一笑:“刚刚说白骨妖王藏了起来,这就有它的线索了!”

钱晨笑道:“这个白骨妖王,很不走运啊!”

“这几位莫非和我们也是一个来历?”燕殊看着镜中的几人道:“听话中之意,他们并非第一次来了!”

“我去叫师妹她们,今天晚上,我们就做一回黄雀!”

钱晨通过队伍频道,告知了宁青宸她们,很快几人就在钱晨和燕殊的房中汇合。

水镜之中,为首的男子最后说道:“鬼刀罗森,听闻也在客栈之中,不知禅师能否请动此人。若是有他相助,更添三分把握!”

法信禅师微微思索片刻,才点头道:“贫僧愿意一试!”

…………

夜里,客栈中寂静无声,打坐冥想的钱晨突然睁开眼睛,传音给燕殊道:“他们动了!”

钱晨悄悄摸上房顶,城楼废墟之上,可以俯视整个荒集,白日里熙熙攘攘,虽然悲惨但还有几分人气的街面上如今寂静无比,没有一个行人。

法信禅师和几个轮回者一起,出了客栈便往北边奔去。

面目都隐藏在斗笠之中,面具之下的鬼刀罗森,远远的缀在后面。

来到荒集中心,原本这里应该是城主府和几处宽阔府邸的所在,如今却是最为荒僻,虫鸣声起于荒草的所在。到了这里,道人洒了一手符箓,数十丈黄纸飞空,听他轻喝一声:“感气知妖符,去!”

数十张黄符便朝四面八方飞去。

法信禅师也念诵着妙法莲华经,数着手中的念珠,闭目感应起来。

城楼上的钱晨等人远远望着他们,神识笼罩整个荒集,司倾城随手洒出数千张符箓,犹如幻影一般,她低声道:“通明追神箓,去!”

瞬间数千张符箓化为无形,散布为天罗地网,将整个荒集严密笼罩。

一道淡淡的白影,从一处荒宅之中飘过。司倾城猛然睁开眼睛,刚要出声,钱晨就制止她道:“师妹,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