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下

  草莓视频下第一楼的盛大,从这次拍卖的盛会就可以看出来。

  在第一楼的大厅,有一个一米半高的舞台,四周围满了座位。

  二楼的包厢都是特制的,从二楼的包厢向舞台看去,位置极佳。

  但是二楼的价格也是极其的昂贵,光是包厢的价格就可以找个第一楼普通的姑娘玩一夜了。

  所以能够用的起包厢的人并不多,大部分还是在一楼的露天大厅。

  此时,拍卖会还没开始,但是一楼的座位已经坐满了大半。

  二楼的包厢今天也爆满,这是以前第一楼拍卖花魁初夜所没有的。

  冬妈妈整个人都笑成了花,指挥着一众龟公和第一楼的打手将三楼收拾出来,虽然没有二楼的视觉效果好,却也比一楼的环境要好上很多。

  此时,二楼视觉效果最好的一个包厢中有两个公子,那个小一点的公子正饶有兴趣的东看看西看看。

  “这就是传说中的青……第一楼啊!”女扮男装的顾颜七啧啧感叹,确实很豪华,不愧是京都第一青楼,这名字也当之无愧。

  “传说?”顾彦玖嘴角一抽,看到妹妹这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心里又一次感叹,带妹妹来看戏的决定真的正确吗?

  “对啊,我还没进过青楼呢,可不是传说嘛。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居然进过青楼,还是第一楼,可是长见识了。”顾颜七兴奋的道。

   纯情小少女捧花清纯迷人唯美写真

  一点也没有看到随着她的话,脸色越来越黑的顾彦玖。

  “可惜了没带知书来,知书若是知道了我偷偷逛青楼,不带着她一起,一定能念叨我好久。”顾颜七突然感叹道。

  不过不等顾彦玖安慰,她的注意力就自动转移了。

  因为舞台上出现了一个人。

  冬妈妈兴奋的看着四周乌压压的人头,想着三楼的包厢都满了之后,她的脸上散发着光芒,给她整个人都添彩不少。

  此时,她正扭着她的老蛮腰,一步一步如同莲花般走到舞台中央,然后双手压了压,将四周的嘈杂声压下去。

  随着她的动作,很快,大厅中就没有了嘈杂声,冬妈妈满意的看着,然后清了清嗓子。

  “首先,感谢各位来参加我第一楼的花魁初夜拍卖盛宴,今晚,除了花魁,第一楼还准备了一些其他姑娘的初夜,虽不如花魁,却也不差,各有千秋,若是没有拍到花魁的,也可以拍其他姑娘。”

  冬妈妈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不是第一次介绍这样的话了,但是每次站在这个舞台上,都有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快感。

  冬妈妈话音刚落,大厅中就炸开了。

  大厅中的人几乎都是小康家庭,说是来竞拍花魁初夜,倒不如说是来凑热闹的,到时候就算是能够看看花魁长什么样也是极好的。

  甚至这都能够成为出去吹牛的谈资。

  当然也有些人手中稍微有点钱,却也不够包厢的,就坐落在一楼的大厅,他们除了来长见识看看花魁什么样,还有冲着冬妈妈说的那些绿叶而来。

  在第一楼,这些姑娘是绿叶,是花魁的陪衬,但是在整个京都,这些姑娘也是排的上号的,第一楼出品必精。

  整个一楼嘈嘈杂杂,都在大声讨论着。

  第一楼的花魁三年一换,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第一楼的老顾客,也是有很多人不知道第一楼的这个规矩的。

  他们听闻居然还专门准备了一些其他的姑娘,都沸腾了。

  整个场中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然后有人开始起哄,“冬妈妈,什么时候开始啊?要不先让姑娘们出来走两圈我们先看看!”

  “对啊,冬妈妈,走两圈!”

  “冬妈妈不要那么小气嘛。”

  “……”

  冬妈妈一看场中的氛围快要不受控制了,气质一变,双手一压,从一个老鸨变成一个气质出尘的贵夫人,唬的众人一愣一愣的。

  甚至有些特殊爱好的,盯着冬妈妈流口水呢!

  见众人终于安静下来,冬妈妈笑了,露出一口白牙,刚才的贵夫人气质消失殆尽,扭着她有些僵硬的老蛮腰,嗲嗲的道,“要不然奴家先给大家表演一个?”

  场中顿时一静,然后轰然大笑。

  “你就算了吧!你那老腰还能扭得动吗?”

  “我们要小嫩姑娘,你个黄脸婆就不要出来吓人了!”

  “你就快下去吧!”

  “快下去!快下去!”

  “……”

  最后众人的声音连成一片,都是让冬妈妈快下去的喊声。

  冬妈妈本来还真有兴趣活动下筋骨,亲自上台表演个节目,让这群人给曹阳的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她朝众人翻了一个白眼,冷哼一声,然后扭着她独有的老蛮腰一摇一摆的回去了。

  只扔下一句话,“姑娘们的竞拍现在正式开始,第一位,小百合。”

  众人都瞪大眼睛,想看看第一位出来的姑娘。

  小百合作为除了花魁以外的第一人,自然是要第一个上场的,第一个,必须要压住场子才行。

  小百合深吸了一口气,迈着轻盈的步伐,飞舞着进入了舞台中央。

  与冬妈妈完全不一样的出场方式,瞬间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小百合是蒙着面纱的,面纱是半透明的,为了营造一种神秘感,同时还要有半遮半掩的诱惑。

  她轻轻的舞动的腰肢,一身清纯的气质伴随着轻盈的舞蹈发挥的淋漓尽致,配合面上那随着动作轻轻飘动的面纱,有种美轮美奂的优雅神秘。

  场中一片鼓掌的响声,随着小百合的动作难度越来越高,响声也越来越大,甚至有几间二楼的包厢中都传出叫好的声音。

  小百合卖力的表演,突然,不知是她有意还是无意,面上那半透明的面纱,随着她的舞姿轻轻落下,露出一张清纯稚嫩的面孔。

  她仿佛没有反应过来,看着掉落的面纱一脸惊慌,犹如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瞪大的杏花眼中水光潋滟,里面的惊慌一览无遗,楚楚可怜,让人不由生出一股怜惜的情感。

  抽气声,流口水声,调戏声混杂在一起,向小百合扑面而来,让她不知所措。

  良久,小百合才反应过来,惊慌的小脸变成的羞涩的红苹果,清纯中带着一丝妩媚,分外诱人。

  她看着四周看向她的垂涎三尺的目光,眼中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厌恶,楚楚可怜的小脸看向二楼的包厢,惊慌的眨巴着眼睛,如同一只像主人讨食的哈巴狗。

  小百合恰到好处的让人看到了她的青涩和有待开发的妩媚,然后一脸羞涩退下舞台,这次她并没有旋转着退下,而是走着优雅的猫步,犹如一个优雅的淑女。

  在所有人都被她吸引之时,二楼的一个包厢中发出了一声惊疑,“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