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manapp

   “本王倒觉得让殷三小姐留在这里也无妨。此案本就由殷三小姐揭发而出,殷老夫人又是她的祖母,既然她已经到了这里,不如就让她也分析分析,或许她能提供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线索。”

   对于蔺司白突然发表的相反意见,其他人都有些意外,尤其是夕和。她诧异地朝他看去,就见他的唇畔仍旧勾着那个标志性的戏谑笑容。但彼此的眼神接触只是一瞬,他很快就将目光转移到了右边的牢房内,不再看她,也教夕和有点摸不准他是猜到了她心里的想法所以帮她一把,还是真的是想让她提供一些他们不知道的线索。

   冷家兄弟见祁王殿下发话了,心知剩下的就要看国相大人的意思了。他们俩反正已经各自表明过态度了,又已没有再开口的立场,两人就先领着带来的人率先进了右边的牢房内。

   傅珏看着面前女子那看着自己的炯炯发亮的目光,在心里叹了口气,不再多言什么,牵起了她的手转身,算是妥协同意了。但他仍旧没将夕和带进牢房里,只是带着她站在牢房外,隔着栏杆看向里面的情形。

   夕和这时才看到了老夫人的尸体,是呈侧卧蜷缩状的躺在地上。

   冷三带来的那几个人原来是仵作,冷三和冷大两人把人带进去后就站在一旁,看着这几名仵作给老夫人验尸。

   过了一会儿后,几名仵作纷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然后稍稍讨论了几句,最后向站在旁边的冷大冷三两人回禀:“回大人的话,死者全身已经僵硬,推测死亡时间在昨夜子时至丑时之间,身体无任何表面伤痕,也没有内出血的症状,嘴唇和手指、脚趾指端皆泛紫,但无中毒迹象,初步推测,死者是冻死的。”

   仵作回禀后,冷大不禁反问:“你们仔细检查过了?死因无误?”

   仵作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齐齐点头,表明他们一致认为死者确实是冻死的。

   冷三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啧了一声,说:“那这也太奇怪了吧。之前那仵作说是冻死的,我们还觉得仵作可疑,我便又专门去找了这几个仵作来。哎我可先保证啊,这几个仵作每一个都是我亲自找来、绝对可靠,哪知道结果居然一样。这可才十月啊,怎么能把人给冻死呢,莫非是人年纪大了不抗冻?”

   冷大默默无语地白了自己这个傻弟弟一眼。

   蔺司白对于目前的情况也摸不着头脑了,毕竟十月的天气绝对不足以冻死一个人,他便转头问身旁的傅珏:“似之,你认为呢?”

   清纯少女樱桃色背带裙实力卖萌养眼写真

   傅珏没有任何犹豫,给出他的结论,“不是冻死的。”

   “为什么?”冷三发出疑问。

   傅珏用眼神示意了一个方向,让他们往那边看,众人循着他示意的方向看过去,发现除了床榻上叠放整齐的褥子外,床榻一只脚的边上还丢着一块棕色的毛毯。

   “且不说十月的天气绝不可能把一个活人冻死,就说人感到寒冷的时候,寻找可以取暖的东西是本能,如果殷老夫人真的觉得冷的话,她手边有褥子、有毛毯,她为什么不用?为什么在我们发现她的尸体时,她反而是赤着脚躺在冰冷的地上?”

   众人恍然,这一点确实不合常理。

   但冷三又提出一个假设,“那如果殷老夫人就是想这么故意冻着自己,把自己冻死自杀呢?”

   冷大忍不住又白了自己这个傻弟弟一眼,揶揄道:“如果要自杀,一头撞死不就完了,把自己冻死这种麻烦又奇葩的自杀方式只有你想的出来。”

   冷三尴尬地干咳了两声,强撑着自己的面子说了句:“我问这个是想考考你,你还不算笨嘛。”

   “你自己……”

   眼看着两人又要开始打嘴仗,傅珏适时地再度开了口,给出第二个理据:“另外,你们注意看殷老夫人的面色,虽然她的嘴唇是泛紫的,但两颊却红润正常,这是一个冻死的人该有的样子吗?”

   众人默然,片刻后冷三瞪着那几名仵作质问出声:“听见没?这个人不可能是冻死的,你们到底有没有验清楚?!”

   仵作们也有些傻眼,一方面觉得国相大人说得没错,这个人不可能是冻死的,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亲手验的尸,除了冻死,真的验不出别的死因了,因而冷三这么一问,把他们都问懵了,一个个脑门上不禁冒出了细汗。

   就在这时,一个轻柔的女声响起,“我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在场的女子就一个,毫无疑问这话是夕和说的。

   众人的目光又都齐刷刷地看向夕和,冷大和冷三两人面上更是摆出了显而易见的惊异神色。

   冷三脱口问道:“殷三小姐会验尸?!”

   “小女不懂验尸。”夕和直白以告。

   冷三听了尴尬地干笑了两声,冷大无奈地摇摇头,而那些个仵作则各自在心里腹诽了一句,大意都差不多,就是指这位千金小姐没见过这种场面,觉得新鲜,闹着玩儿呢。

   唯独蔺司白和傅珏两人仍旧认真地看着她,不发一言,等着她的下文。

   于是,夕和话锋一转,说:“虽然小女不懂验尸,但这并不妨碍小女可以辨认出老夫人是中毒而死,而不是几位所说的冻死。”

   “中毒?!不,这不可能,尸体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有中毒的迹象,不会是中毒,小姐可不要乱说。”夕和的话一落,立刻就有一名仵作反驳了她的话,跟着其他几人也都点头表示附和,称不会是中毒。

   夕和不疾不徐地反问了他们一句:“那不知各位可曾听说过一种毒,叫做寒枝子?”

   仵作们都是验尸的,对于毒物能有多广的涉猎,自然没有人知道,纷纷摇头表示没听说过。

   “殷老夫人所中的毒叫寒枝子?”傅珏立刻意会了夕和的意思。

   夕和点点头,“没错,我几乎可以肯定,老夫人是中了寒枝子之毒死的,因为中了寒枝子之毒而死的人,死后尸体会在十二个时辰内慢慢由内而外开始冻结,使得毒性表征褪去,尸体看上去就像是冻死的一般。”richman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