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vlp看视频的软件

不用vlp看视频的软件*****************

好了,这下大家要开心了!

我早就说过,我这后妈蝶不够后的!

书评和收藏多一点喔!

不然,哼哼!

******************

看到巫凌脸上略带疲惫的模样,李成寻拍了拍她的肩:“不是说了吗?这件事我们会处理的!你……”

巫凌突然脸色一变,整个人往地上跪去。还好李成寻手快,一把扶住了她:“四弟,怎么了?又头疼了?”

巫凌摇了摇头:“我还以为法术失灵了,结果没想到竟然让我找到一个好玩的东西!三哥,以后你们三个要小心了!没想到这次对你们出手的是千愿楼,这样一来就比较麻烦了!”

“千愿楼?”美玉三人组长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虽然三个的消息很灵通,可是他们所处的位置到底离传说中的江湖还是很远,又怎么会知道这些江湖上的门派。

巫凌做了个深呼吸后扶着李成寻的手站了起来:“这件事,我会想办法查!这股势力与政治无关,现在看来,应该是有人找上千愿楼,付出代价来买愿望了。只是,付出大代价却只是用来迷晕你们而已的话,对手还不是普通的无聊!”当然不是普通的无聊,在中了那样的迷香之后,人会产生幻想,很有可能对身边的人做出一些不合礼法的事情来。虽然巫凌并不介意美男上演鸳鸳相抱何时了,但骊山书院里是严禁男色的,更何况美玉三人组如果做出这样的事传出去,只怕他们都没脸在长安呆了。

想了想后,巫凌对刘载义说道:“晚上点名时帮我应付一下!我有事出去一趟!”说完她便飞快的往外跑去。看她那速度,只怕美玉三人组想追都追不上,发现这一点的刘载义有些郁闷:“你们说四弟到底是有多强?!”

谁也不能诠释性感

“不知道,但应该比我们都强吧?”范之祥轻轻的握紧了拳头:“或许以后我们休息时该多锻炼一下身体了!”总不能让一个女人一直保护自己照顾自己吧?

离开书院后,巫凌寻了个方向便飞快的往那里跑去,只是没跑多久,她便停下了脚步。这时她面前站着的,是那天那个蒙面的男子:“干什么?”

那男子把怀中一黑一白两只小猫放在了地上:“以后,别让他们乱跑了!长安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安全!让它们留在你身边会比较好!”

“你……到底是谁?”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形,熟悉的关心方式让巫凌的心揪了起来:“把你的面具拿下来!”

听到巫凌这句话,那男子伸手捂住了面具:“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安心在书院读书,其它任何事,都不要再管就可以了!”

“不可能!”说完,巫凌的脚尖一点,整个人如利箭一般冲向了蒙面男子。

那男子见巫凌突然出手,惊得整个人往后退去,却不想自己的速度根本比不过巫凌,他心中一惊,伸手一拳挥了出去,只要巫凌躲闪,凭着这一点时间,他就可以跑远。

“砰!”的一声,拳头没有像预料中的一般落空,而是重重的打在了一具柔软的身体上,但那具身体并没有被打飞,反倒是让身体的主人如毒蛇一般缠住了蒙面男子。

就在巫凌伸手要去揭开那个面具时,背后一阵巨大的拉力让她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雪炎狠狠的瞪了一眼蒙面男子:“你答应过我什么?”

“你也答应过我一些事情!”面对雪炎的质问,蒙面男子似乎很生气,想要上前去扶巫凌,却是被雪炎一把拦下:“别忘了我的警告!”

“我……”蒙面男子恨恨的握紧了双拳,半晌却是无力的耸下了双肩:“我知道了,我们走吧!”

“燕哥哥!”巫凌一声呼唤让蒙面男子的脚步一顿,还好有雪炎在他身后挡着,他才没有露馅。

见自己喊了得不到回应,巫凌坐在地上不由得哭起来了:“我知道是你!别说你带个面具,你就是把全身蒙起来我也知道是你!为什么不认灵儿了?因为灵儿不乖吗?燕哥哥你不是说过要一直陪着灵儿的吗?燕哥哥!”

听到妹妹的哭声,蒙面男子终于忍不住,低咒一声,揭去了脸上的面具:“我……”

“你想害死她吗?”雪炎一声厉喝让云燕行暴怒了起来:“你妹!老子和妹妹说个话怎么就会害死她?让开!受了你五年鸟气,老子受够了!”说完,他一把推开雪炎走向了巫凌。

本来还在哭得伤心的巫凌就这样傻傻的看着云燕行把那个红衣女人给骂得闭上了嘴,然后走向了自己:“燕哥哥……”

伸手将巫凌扶起来后,小心的为她拍去了身上的泥土灰尘,云燕行却是一直沉着一张脸。看得巫凌也不免有些怕怕的:“燕哥哥,你……”

“闭嘴,我的气还没消!”一直到帮巫凌把身上的灰都拍干净了,云燕行才生气的看着巫凌:“为什么不闪开?你现在完全可以闪得开我那种程度的攻击吧?”

听到这句话,巫凌马上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你是为这个生气啊?真是的,还是和原来一样的小气!我不这样做怎么可以抓住你?明知道你是燕哥哥,我又怎么可以放过你?!”说到这里,巫凌不由得开心的笑了,那笑容一如小时候奸计得逞的笑容一般模样,看得云燕行是一肚子的脾气却是没办法发出来:“疼吗?”

巫凌摇了摇头,一脸臭屁的表情:“不疼!你刚才又没真想打我,那点程度的伤,过一会儿就没事了!别忘了我是谁的徒弟!”说到这里,她很不满的用手戳了戳云燕行的胸口:“你好像食言了喔,小心变成大胖子!”

对于小妹这句“食言而肥”的解释,云燕行实在是有些无奈:“都是骊山书院的高材生了,怎么还这样乱解成语?”

“我乐意!反正燕哥哥又不是书院里的老师,我这样解释了也不会扣我的学分,有什么关系?别想转移话题,你打架用的棍子呢?”

见巫凌一副不依不饶的模样,云燕行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我是来帮你把小黑小白送回来,又不是来打架的,带着那么长的棍子干嘛?”

“切,自己笨就不要找借口,棍子长,不知道做成伸缩的啊?万一有危险呢?你还真打算用拳头对付别人的刀剑吗?”说到这里巫凌瞟了雪炎一眼:“那人是谁啊?大美女啊!原来哥你喜欢的是这一型的女人啊?不过太凶了点,以后你能不能罩得住她啊?”

“胡闹!”见小妹越说越没边,云燕行低喝一声打断了她的话:“雪炎是大唐国师,上次路过时,正好遇上我。当初我们在长安也算是有一面之缘,在那个晚上,她保我离开了云家……”一说到云家,云燕行的脸上一片黯然,那张俊美的脸上满是悲伤的表情。

一听云燕行这么一说,巫凌马上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那天晚上,哥你看到什么了没有?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我回去时,家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什么都没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明明你我和青影伯伯,梅婶都没有死,为什么圣上会对外宣称云家上下二十多口人全部葬生火海?就算大家漏算了义父和义母,是谁的尸体代替了你我?!”仆人的数量和身形会弄错的话,身为云家唯一两个孩子的尸体是绝对不会被别人认错的。一定是有人成了他们两个的替死鬼!

云燕行点头:“没事,当初那些杀手肯定知道我们兄妹没有死,所以雪炎才严禁我们两个见面。如果分开的话,别人发现我们的机率不大,但是如果我们两个在一起的话,很快就会被别人发现!至于那个晚上,我当时睡得很沉,等我醒来时,云家已经被烧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