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社区aop安卓官网下载

夕和自己也吓了一跳,定睛朝这道黑影看去,只见是个穿着一身黑衣黑裙,头戴黑色纬纱,手戴黑色手套,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女人。

明明连脸都看不见,但不知为何,惊吓之后她没有感觉到危险,反而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而这份熟悉感很快就得到了印证,因为这个人抓住夕和的衣角后立刻叫了声“姐姐”,并朝着夕和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声音并不完全是她所熟悉的声音,很是沙哑低沉,但她还是从这声姐姐里认出了这个人是谁。

“你……”夕和眉心蹙起,盯着面前的女子抬手想去掀起她的纬纱,但一伸手就被对方给握住了。

“姐姐,我有话跟你说,很重要,你跟我去楼上好不好?”黑衣女人仰着头哀求夕和。

临江想开口提醒夕和,但却注意到自家主子反而已经松开了护着夫人的手,完全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于是他立刻意会到主子应该已经猜出了这个女子的身份,遂也把话咽了下去。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你,姐夫、姐夫也一起吧,好吗?”黑衣女子迫切地再次发话。

夕和回头同傅珏对视了一眼,然后答应了下来。跟着,她和傅珏两人,再加上临江和燕青一起跟着那黑衣女人上了楼,进了其中一间房间。

黑衣女子的步履有些蹒跚,一边走还一边剧烈的咳嗽,情况好似比傅珏之前咳嗽时还要严重一些,几乎都不带停顿的,听上去好像下一秒就要把肺咳出来了。

进屋后,她立刻到桌边喝了两杯水,这才缓了一些过来。然后,她又到了夕和面前,拉着她到桌边坐下,给她和傅珏也都各自倒了一杯水。

“姐姐,喝水。”

夕和没有喝,眼睛依旧盯着纬纱后若隐若现的一张脸看,说:“白姑娘,你怎么了?”

森系小姐比花儿美清纯花海唯美照

黑衣女子拿着水杯的手一顿,沉默半晌,然后将自己头上的纬纱和手套都一一取了下来。结果,她的脸和她的双手都让夕和几人又吓了一跳。

她是白幻儿,可这张脸和这双手都不再是它们从前的模样了。

她的脸上遍布青紫色凸起的疤痕,疤痕之间又有紫红色的血痂和一小块一小块缺损的皮肉,从前可爱小巧的鼻头竟然露着一点森森白骨,嘴唇也是红肿干裂的,整张脸面目全非、触目惊心,几乎再找不到一点以前的模样。

而她的一双手干枯苍老,手背和指尖都有不同程度的小伤口,同样再没有一点曾经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夕和拧着眉问。

白幻儿苦笑了一下,笑容却比哭还难看,甚至可以说是狰狞了。

“自作孽,不可活。是我自己识人不清,却还固执地以为找到了来之不易的幸福,所以拼尽全力去抓紧反倒害得自己落入地狱,不得好死。”

“是傅亦尧把你害成这个样子的?!为什么?”夕和问。

虽然打从一开始她就认为傅亦尧没有对白幻儿付出真心,只是贪图一时的新鲜感和抱着几分利用的心思,但是她以为白幻儿的下场最多就是被抛弃,弄得无家可归,要流落街头,因为傅亦尧给她的印象是不及傅亦寒残忍心狠的。

然而,是她小看了傅亦尧吗?傅亦尧和傅亦寒终究是亲生兄弟,脾性多少会有几分相似,而这几分相似里莫非就包括了残忍冷血的心肠和手段?

可是,之前傅亦尧还愿意拿“傅珏的尸体”来保白幻儿回去的,这才过了多久怎么就……咦,难道是……

“是因为我拿了你的手镯,傅亦尧发现你没了制造雨雾幻境的能力也就没有了价值,所以才这么对你的吗?”夕和想到这一点,立刻向白幻儿求证。猫咪社区aop安卓官网下载

白幻儿抬眼看向她,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以前我以为我能成为唯一站在他身边,陪着他出生入死的女人是因为爱,现在我才知道其实恰恰相反,是因为一点都不爱,所以才会毫无顾忌的利用,不担心我会不会受伤、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你说的没错,雨雾幻境是我最大的利用价值,他其实也就是为了这一点才把我带在身边的。你拿走手镯后我把无法再造幻境的事告诉了他。

我原以为他会安慰我,告诉我没关系,但实际上,他确实非常不高兴,狠狠地责骂了我一顿。不过,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却不全是因为这件事,更主要的是我发现了他的一个秘密。”

“秘密?”

“这也是我想要告诉给你的事。傅亦尧一个多月以前已经回到了天心城,他和皇后,还有四皇子联手将北漠的皇帝软禁了起来,并且给他喂了毒药,想要趁着南越和寒王两败俱伤之际杀掉皇帝,谋朝篡位。”

白幻儿说完又咳嗽起来,忙再给水杯里添上水,一口口往嘴里灌。

夕和和傅珏几人皆有几分诧异。一方面为傅亦尧竟然已经动手软禁了北漠皇上,还给他喂了毒,那可不但是谋朝篡位,还是弑父!而另一方面没想到的是印象中那个存在感薄弱、体弱多病的四皇子竟然和傅亦尧联手了!

果然出生帝王家就没有对那个至尊之位没一点想法的人了吗?傅亦寒是这样,傅亦尧是这样,蔺司白和南越太子、睿王是这样,就连那个体弱多病的四皇子也还是这样。

若非要找出一个例外,好像就只有傅珏了……夕和不由悄悄看了一眼傅珏,想起他出发前说的要到天心城办一件事,不知是什么事呢……

“你是如何得知的?”傅珏开口问了白幻儿。

“我随傅亦尧从狼牙城回到了天心城。因为失去掌控雨雾幻境的能力,他对我很不满,也对我越来越冷淡,回到天心城后就把我丢在王府里不闻不问,自己搬去了宫里住。

侧妃娘娘是个很泼辣的女人,她百般欺辱于我,我忍无可忍之下,就从王妃房里偷到了入宫的令牌,然后假扮成了王妃的侍女,混入宫中去找傅亦尧寻求庇护。

然而我没想到会这么巧,偏偏撞见了皇后给已经无法动弹的皇帝喂毒药……”